巧舌如簧的騙子,身輕如燕的大盜,殘忍狡詐的凶手,他們也許可以得逞於一時,但法網恢恢,疏而不漏,等待他們的最終是法律的嚴懲。每逢周一,晶報重案組傾情出擊,還原一個個可讀可嘆的重案要案,鞭撻扭曲的人性之惡,重現辦案民警的機智勇敢,和正義戰勝邪惡的必然……
   他本來是一名普通百姓,搖身一變竟吹噓自己是擁有大校軍銜的“軍委秘書局處長”,以政治掮客的面目游走江湖。三人成虎的背後,一切都是謊言與欺騙。只是不少受騙者抱著“大關係辦大事”的願望,簇擁著這名假冒的“中央級”軍官。
   虛假的身份不僅帶來追隨者的前呼後擁,更帶來美色的體貼,他在廣州和深圳兩地周旋於兩個女人之間,一個是上億身家的企業女高管,一個是美貌與智慧並存的美女主編。
   晶報記者 唐潔 鄭毅/文
   晶報記者 劉鋼/圖
   北京“軍車”頻現深圳
   假軍車牌車主現身,是一名傲氣衝天的“白富美”
   2011年7月底的一天,深圳在全市範圍開展“7·26”查扣假冒、被盜車牌的統一行動,中國人民解放軍總政治部的相關工作人員也參與了此次行動。參加行動的民警清楚記得,那一天深圳很熱,吸進去的空氣似乎也是燙的,人連同五臟六腑都統統被包裹在這熱浪中。行動中,一輛車牌號碼為“京V02999”的路虎攬勝SUV引起了大家的註意。“京V”是2004式軍牌,從號牌上猜測應該是中央軍委的車,那這個號牌為何會長期出現在深圳?駕車者又是誰?
   其實,早在2009年底開始,就有網友在深圳街頭抓拍到了這輛路虎車,也有傳言是“大領導”在深圳。還有多名網友發現,駕車者是一名美貌的少婦。南山公安分局在隨後的核查中發現,該車幾乎每天都出入南山區的一別墅區。據別墅區內的其他業主回憶,自己駕車幾次與該車在交叉路口相遇時,這輛所謂軍牌路虎車從來沒有禮讓的習慣。小區保安也反映,駕車者是小區一價值7000萬別墅的女性業主,駕車出入趾高氣揚。
   經甄別,警方發現這輛掛有“京V02999”的路虎車使用的是假軍車牌。對此,南山分局副局長張欣高度重視,立即要求刑警大隊介入並全力查獲該車。接到任務後,南山刑警大隊七中隊中隊長張傳正帶領隊員與轄區招商派出所成立專案組立即投入到偵查工作中。
   7月29日下午6時許,這輛路虎車停進了別墅的私家車庫內。守候多時的專案組民警曾衛民按下這戶人家的門鈴。開門的果真是一個美少婦,看樣子約30多歲,一張瓜子臉,身材高挑,容貌甚美,穿著華貴,完全就是現實版的“白富美”。表明身份後,專案組依法查扣了車輛,並要求開門的車主王美璐(化名)回招商派出所接受調查。
   車主很美,態度很冷,一股驕氣,衝上雲霄。王美璐自稱是蘭州軍區陝西省分軍區情報局副局長,現從事對外情報工作。“你們把我送回家就算了,否則後果很嚴重,明天你們就會和警服說再見!”說完,她冷笑一聲,跟著民警離開了別墅。在招商派出所里,王美璐依然半揚著下巴,優雅地將證明其軍官身份的姓名牌、資歷牌、臂章、工作證、軍官證、軍車車牌年審文件等一一從容地擺在桌上。此後,她致電其“上司”,拒絕配合筆錄,聲稱只有等其“上司”來後才能開口。
   半小時後,招商派出所前臺果然接到一個來電尾號為“×××77777777”電話,來者氣勢洶洶,似乎很生氣,自稱來自“中央紀委辦公廳”,詢問號牌“京V02999”的路虎攬勝汽車和王美璐的事情,表示會馬上趕來派出所。
   “大校處長”現真身
   所謂“大校處長”原來不過是陝西一無業游民,見到軍委總政治部工作人員前來,立即現出原形,下跪求饒
   同年7月30日凌晨,一輛掛著軍牌的別克商務車開進招商派出所。車門打開了,三名身著軍裝的士兵和一名軍官陪同一便衣男子走下車來。只見軍官走路時上身正直、收腹,兩手前後自然擺動,每步75釐米左右;敬禮時右手取捷徑迅速抬起,五指併攏自然伸直,中指微接帽檐右角前約2釐米處,手心向下,微向外張……接待的民警一看架勢,就知道來者應該是真的部隊領導。便衣男子最後下車,1米8的個頭,七尺之軀架子大,八面威風,四名軍人對其恭敬有加。軍官向警方出示證件顯示,其為某軍區的一名團級幹部。
   那便衣男子到底是什麼身份?還沒等民警詢問,其就不顧阻攔,直接衝進了王美璐做筆錄的房間,“啪”的一聲將一個綠皮工作證甩在桌上:“張衛國,1979年生,軍委辦公廳秘書局一處處長……”
   王美璐:“你不是在北京嗎?”
   張衛國:“你打電話說被民警帶走了,我就連夜坐專機過來了。”
   王美璐望著張衛國,兩行清淚滾落,眼神委屈而溫柔。顯然,二者並不僅僅是王美璐口中簡單的上下級關係。
   “放人!現在就要走!”張衛國一副“中央大員”的派頭,語氣中沒有任何商量的餘地。“那時確實一度相信這個張衛國就是‘北京來的’,不僅因為派出所院子里的那幾個真軍人,更因為這家伙舉手投足間的淡定和霸氣。”曾衛民和幾名同事回憶說。情急之下,經驗豐富的所值班領導,一方面用緩和的語氣先穩住對方,稱要走程序再問幾個問題就送王美璐回去,一方面偷偷讓民警通知參加查扣假軍牌車的軍委總政治部工作人員連夜趕來。
   沒過多久,“軍委總政治部”工作人員抵達。還記得《西游記》中,每每妖精見到神仙立刻趴在地上,現出原形的場景嗎?只不過現實中的這一次更加戲劇性,當張衛國得知來者身份時,他忽然雙膝跪地,大喊:“坦白從寬,坦白從寬,我是假的……”這一幕讓在場所有人都目瞪口獃。剛纔還梨花帶雨的王美璐面色一瞬間變成灰色,張著嘴,半天說不出話來。那個真正的團級軍官也驚訝得獃住了,像個泥塑的人。
   經現場審問,這個“大校處長”張衛國的真實身份,只是陝西省寶雞市鳳翔縣的一名無業人員,真名朱某崗,1983年1月24日出生,中專文化。2003年,他在北京混了幾年,其間在北京某路虎4S店當過銷售員,對路虎車情有獨鐘,2006年前後來到廣深兩地活動。朱某崗稱其自幼崇拜軍人,一直關註部隊各種大小事宜,比如國家乃至各個軍區的領導人分別是誰,他們的家人在從事什麼工作,軍隊軍備資料和人員調配情況等等。所以遇到外行人,的確能被他的侃侃而談唬住。
   朱某崗交代,他就是這場“軍界高官騙局”的導演和主演,而且越來越入戲。2006年,他通過街邊小廣告以“張衛國”的名字為自己辦了假的“中南海出入證”和“中紀委工作證”;2008年,辦了假的軍委辦公廳證件;2009年,又分別買了“京V02999”、“軍A00666”、“軍000002”的假車牌。其間,他通過網上購買了各類軍服和軍用品來包裝自己。
   兩名優秀女性主動獻身
   企業女高管和美女主編均被騙,這名“大校”左擁右抱游刃有餘
   王美璐的真實身份是深圳一家國企下屬企業的副總經理,1969年生人,富商丈夫入獄後雙方離婚,她自己獨居在那幢豪華別墅里。2008年,她與嫌疑人朱某崗在網上認識後,其前呼後擁的商界朋友和英武的談吐氣質,讓王美璐對其“大校處長”的身份深信不疑。起先,王美璐是希望朱某崗能“幫忙”讓身陷囹圄的前夫儘快出獄,並贈送給對方一輛保時捷跑車。日久生情後,14歲的年齡差距並不能阻止兩人墜入愛河。
   朱某崗為表愛意,為女友送上了一套假的蘭州軍區陝西省分軍區情報局副局長證件和一輛牌照為“京V02999”的走私路虎攬勝車。王美璐以為神通廣大的“中央大員”男友輕而易舉就讓自己參了軍,對這套證件的真偽也完全沒有任何懷疑。
   考慮到男友是軍界要員,出入自家別墅多有不便,王美璐還特意購買了福田區一套高檔公寓作為兩人的愛巢。這套位於中心區的香閨中佈置了兩人的許多合影,甚至婚紗照,照片中王美璐身著白色婚紗,巧笑倩兮,朱某崗穿著筆挺軍裝,颯爽高大。兩人商量,再過兩三年就一起移民海外。對於王美璐來說,鐵漢柔情的朱某崗慰藉了她離異後孤獨的心,並帶給她權力的快感和便利;對於朱某崗而言,騙到這樣美貌富有的女友還能出資幫他移民,則可以在海外逃避法律的製裁。
   王美璐並不知道,這時候,在廣州還有一個女人比她與朱某崗的關係還要親密,那就是朱某崗的合法妻子、美女主編黃姝(化名)。
   畢業於名校的黃姝才情過人,卻有著一段失敗的婚姻,她帶著兒子獨自生活。2005年,黃姝在網上認識當時正在北京打工的朱某崗,後者告訴女方的身份卻是“軍委”的一名軍官。雖然與朱某崗兩情相悅,相見恨晚,但是見多識廣的黃姝還是對朱某崗的身份有一些隱隱的懷疑。
   一次,黃姝赴京出差,朱某崗特地帶她來到中央軍委的大門口,指著紅牆說:“裡面就是我辦公的地方,你們是進不去的。”在北京,朱某崗還找了輛軍車和“部隊司機”接送黃姝。黃姝覺得作為一個1979年出生(朱某崗假稱)的人,這樣年輕就升遷至此有些不可思議,而其編造的職場經歷則可以自圓其說。朱某崗自稱其原來是西安飛機製造廠一名幹部,主要負責科研、生產、製造軍用飛機。由於表現出色,他跟隨領導調任中組部。而當時的領導也對朱某崗厚愛有加,甚至希望招其為乘龍快婿。朱某崗不願為前程屈就愛情,後調到“軍委”,由於工作出色得到首長的賞識,一次偶然的機會甚至和首長的兒子成為莫逆之交,因此仕途平步青雲……北京之行後,黃姝對朱某崗“軍界要員”的身份開始深信不疑。
   朱某崗不僅不嫌棄黃姝離婚還帶著孩子,反而關懷備至。認識不到1年,兩人正式領證結婚。朱某崗也決定南下“發展”。他帶著母子倆入住增城的一處別墅,對黃姝稱是其物業,實則只是租住。他說,雖然安家廣州,但是其大部分時間還是要回京處理工作。儘管如此,每月不到一周時間的相聚,已經讓黃姝有了家的溫馨感覺。更重要的是,在此期間朱某崗的“軍銜”已升至“大校”,黃姝不知這是丈夫自己給自己“升官”,目的就是為了增加可信度。
   權力掮客的彌天大謊
   由於“身份特殊”一度前呼後擁,好不威風。他游走於廣深兩地,將權貴的關係網越織越大
   在廣州,朱某崗駕駛著一輛牌照為“軍A00666”的走私奧迪Q7車,手頭還有一些假冒的軍委文件。朱某崗的假證件和高超的演技,讓他在廣州的關係網越拉越大,妻子黃姝的美女主編身份更是為朱某崗身邊帶來了不少趨之若鶩的“朋友”。巴結者也信以為真,不斷將這個來自“中央”的“大員”介紹給自己的親朋好友,彰顯自己的身份和地位,參與到這位“京城大員”的宣傳推廣中,不知不覺成為他行騙的棋子。朱某崗就是這樣認識了那位陪他去派出所“撈人”的部隊團級幹部,併成為“鐵哥們”。
   朱某崗的每次現身,由於他的“特殊身份”會有不少人前呼後擁,好不威風,他很享受這個過程,更為延續這種享受下足了功夫。他鑽頭覓縫,不放過任何機會瞭解軍方高層的動態,子女的情況等,又將這些內容梳理分類,爛熟於心,以便與人交流時隨意拋出一些,坐實自己的身份。這些都成為他能“活動高層”的重要依據。曾經一度,他入戲太深,真以為自己就是下到地方的大校軍官,差點自己走進軍隊的駐地。
   他游走於廣深兩地,這張權貴的關係網越織越大。一些人希望朱某崗能通過高層關係辦事。他就將A的事托給B,B的事托給C,從中牟利。如此借力,還真辦成了一些事情,其知名度越來越高。中間人越來越多,他被傳得更加神乎其神。一度,還有人傳言他是“首長”的親信,很快就能當上“省委常委”。對這個傳言,朱某崗則表現得不置可否,外人看上去更覺深不可測。廣州甚至有一位年薪百萬的公司總經理,因為朱某崗承諾到任“常委”後,讓其做深圳一家國企掌門人,竟信以為真辭去職務,坐等走馬上任。
   與此同時,黃姝不僅委身於他,還為朱某崗產下一女,而那次滿月酒讓參加過的人記憶深刻,王先生就是其中之一。朱某崗將滿月酒宴請地選擇在了廣州某花園式的高檔商務、旅游、度假勝地。王先生說自己可能一輩子都不可能再看到這樣的場景:鮮花簇擁的宴會廳門口,迎賓的不是儀態款款的小姐,而是兩排威武的戰士,場面隆重得讓人甚至感覺有些緊張。
   席間,喜得愛女的“大校軍官”穿梭在各桌權貴之間,與大家觥籌交錯。王先生那是第一次見到傳說中的“張衛國”,他的評價是:“英俊威武,絕對一副高級軍官的模樣,整個宴會裡都找不到比他更帥的人了。”滿月酒宴,不僅讓朱某崗借愛女之名斂得大量錢財,連宴席都有人爭著買單。
   一些人希望通過權力走捷徑,不遵照規則,成為朱某崗行騙得手的土壤。隨著他的落網,一些人的美夢也就此破滅。投入感情最多不能自拔的還是朱某崗之妻黃姝,據說直到今天她仍固執地認為丈夫是受人迫害,鋃鐺入獄。因為,一旦她接受了現實,那美麗童話的肥皂泡就破了。  (原標題:“大校處長”游走廣深左擁右抱織網斂財)
創作者介紹

幫傭

rn65rnzpv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