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廣網北京6月12日消息 據中國之聲《全球華語廣播網》報道,在美國的政治中心、首都華盛頓,坐落著一個名叫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的機構。有時候它像個聽診器,問診全球經濟弱點併發出警告;有時候它像把手術刀,會上調或下調某個國家的增長預期;當然,如果哪個成員國發生了收支困難,它又像供血站,及時提供緊急資金融通。不過,今後這些功能的發佈,可能第一時間不是來自華盛頓了,而是北京。
  據媒體報道,拉加德在倫敦政經學院演講時說,即使未來IMF將總部遷至北京他也不會感到驚訝,但對於美國拉加德就表示了不滿,他批評美國在G20中仍像個局外人,因為在其他重要股東均已批准了IFM的份額改革計劃時,只有美國仍在堅持反對。目前IMF成員國的份額已經擴大了一倍,因此,IMF提出了將其中6%份額轉移至新興國家的改革方案,但因美國的反對遲遲未能通過。此改革方案一旦生效,中國在IMF內部的國家的地位將升至第三位,對此,拉加德表示,如果中國在快速發展的情況下對IMF的影響力仍停留在過去的水平,這將違背IMF代表世界所有國家意見的設立目標。
  根據“總部設在最大股東國家”這一規定,IMF總部在70年間,一直設在持有IMF股份最多的美國華盛頓。根據IMF的規定,IMF重大事項需要由85%以上的投票權來決定。目前,美國擁有IMF全部投票權的17%,是唯一擁有否決權的成員國。自80年代以來,全球超過100個國家曾經歷銀行體系崩潰,並且令GDP下降4%以上。由於全球經濟狀況極不穩定,與各方對IMF潛在貸款的需求相比,機構現有的資源嚴重不足。早在2012年,IMF董事會就通過了份額和改革治理方案,向包括新興國家在內代表性不足的國家轉移份額。不過,IMF的份額改革在很大程度上對美國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一票否決權形成了直接威脅,要繼續在IMF持有絕對的份額和話語權,就意味著美國要比其他國家註資額超過幾倍、甚至十幾倍,當前美國並沒有繼續推進IMF改革的意願。
  對於IMF可能將總部搬到北京這件事,大家是怎麼看的呢?
  市民:中國的話語權是越來越大的。
  市民:北京絕對可以承擔這個責任,因為現在人民幣還是堅挺的。
  市民:北京無論從貨幣的交易量還是各方面的指標去恆量已經是中國的金融中心,隨著中國經濟的發展和增長,假如說有一個城市可以承擔新的國際職能,我相信北京是首選。
  市民:整體國家來說應該是可以,但是從地緣來說我覺得放在中國並不合適。
  把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從華盛頓遷到北京,這事兒靠譜嗎?拉加德的這番表述緣何而起呢?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世界經濟研究所所長陳鳳英做出了分析。
  陳鳳英:我想現在的可能性是非常的小,因為美國會不容許,西方實際上是整體還認為中心是在美國,或者是在發達地區,所以IMF總部搬到我們說的新興市場或者主要的新興大國中國的北京,現在可能性小,但不等於未來沒有這個可能。為什麼拉加德這麼說呢?實際上拉加德對美國非常不滿,這一次金融危機爆發就可以知道,全球都幫美國解決問題以後美國反而對國際金融體系或者是IMF制度性的改革不感興趣,為什麼呢?這樣會削弱他在國際上的影響力,拉加德的這個話實際上有一點威脅美國,如果你非這麼做,我就要走了。
  為什麼拉加德會說美國像個“局外人”?目前美國對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份額調整,為什麼是消極態度呢?
  陳鳳英:最大的矛盾就是這次份額分配當中發達國家要切除一塊蛋糕給新興市場,而這個當中出現了一票否決的問題。也就是國際機構尤其是IMF有一個規定,重大決議要有85%的投票同意最後通過,但是美國對IMF的投票權占到17%,也就是只要美國國會不批准,那麼IMF的任何改革方案不可以通過,所以現在IMF份額還沒有入選美國國會,還沒有批准IMF改革的方案,世界其他國家都批准,所以這一次美國好像是個局外人,但是為什麼會這麼做呢?我認為美國現在的力量是在削弱的,他們更把註意力關心到了國內,不關心國際,所以國際責任實際上是在下降的。
  如果將來有一天IMF總部真的落地中國,陳鳳英希望不要放在北京,而是在上海。
  陳鳳英:因為IMF是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和國際金融機構,上海2020年成為一個國際金融中心,所以如果搬到上海,這麼多國際機構的要員都到了上海,那中國的地位明顯上升,如果實現,實際上就是承認中國已經成為一個世界強國,中國已經在影響世界,所以這個夢如果實現,我當然是非常歡迎。  (原標題:IMF與美國結怨 IMF總裁:總部若搬到北京也不驚訝)
創作者介紹

幫傭

rn65rnzpv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